第十七回 雪莲馨辞朝省母

诗曰:

双亲未老已成名,人世荣华莫与衡。

有子果然诸事足,辞官原不为身轻。

离愁顿减同花笑,欢喜相逢拟梦情。

独有倦游人未至,空令二美计归程。

却说二小姐闻了柳友梅出使边庭,招赘驸马之说,心下已自惊慌。忽遇朝廷又点宫女,被人竟把名字报进,急得没法,如玉小姐只得把头发剪下,扮作尼姑;瑞云小姐要投江死节,幸亏朝霞一个女使反有丈夫气骨,亲身代往,力救此难。这一日点去后,雪夫人与二小姐倒好生放心不下,只得叫家人去打听,看来办官几时起身,并看老爷回来的消息,家人去了不题。

却说这报名的事,原是刘有美同着张良卿,在严相公门下时,闻知雪公与柳友梅出使边庭,中了他计,又闻朝廷不日往苏杭采办宫女,便道是天赐机缘。因此在京中商议,写了一封假书,二人给了假,星夜赶回苏州,把假书叫张良卿先送至雪夫人处,慌了他手脚,乱了他主意。然后又叫媒婆来,吩咐了他进去说亲,造出一段招驸马没对证的事,来哄骗他。谁料雪夫人立定主意,要等雪公回来,二小姐又立志不肯再嫁。媒婆来回復了,心上又气又恼,又没法,只得暗暗把二小姐的名字报进府县,做个大家不得,行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计策。这一日,闻知雪小姐已点去,采办官要上京了復。细细打听,方晓得是一位小姐,一个小姐已落发为尼了。心上又好笑又反悔又可惜。没奈何只得往杭州,到家中看看,再作道理。张良卿与刘有美遂一同回杭州不题。

且说雪夫人叫家人出去打听,家人去了一日方回来道:“禀知夫人,采办官明日就起身了,太老爷的消息,出使后尚未有报,闻说小老爷已告假还乡,就同苏州府理刑杨老爷一同出京的,今早府里人已去接了,也只在早晚就到。”雪夫人道:“若早到一日,这点宫妃一事也就易处,如今已是迟了,几坏了我二位小姐,空送了一个侠女。”

正说间,忽报小老爷回来了。雪夫人听了,心上不胜欢喜,恰如拾着了活宝的一般。不多时,雪莲馨已进内堂,雪夫人忙来接着,便说道:“我儿你回来了么?”雪莲馨答道:“正是孩儿回来了。”随跪在地下拜了母亲四拜。又与如玉小姐、瑞云小姐相见过。雪莲馨把如玉小姐仔细一看,记得昔日绿云乌鬓,今变为道扮仙装,不胜惊讶。又见二姐姐对着雪莲馨俱垂首掩泪,心上一发疑惑,暗想道:“却是为何?”又见母亲看了二小姐掩泪,亦为出涕不语。雪莲馨道:“孩儿为家国多艰,久离膝下,有缺晨昏,望恕孩儿不孝之罪。”雪夫人道:“这也不消说了。”才要开口,不免又掉下泪来。雪莲馨忙问道:“今日母子重逢,至亲聚首,正直欢喜,为何母亲面带忧容,二姐姐也愁眉不展,只是掩泪,却是何故?”雪夫人只得拭干了泪眼说道:“自你去后,家中不知受了多少惊惶。去岁闻你爹爹平安,心上稍宽。及到今春,报你与柳姐夫通中了,不胜可喜,感谢天地。哪晓得直到夏间,反无音信,我与你二姐姐又起了无限忧愁。谁料后来传说你爹爹与柳姐夫出使边庭,这一惊真是不小。但尚未知真假,直待你爹爹书到,方知此说是真。书中又说朝廷采办宫妃,二女决宜改嫁的事,这一日叫我母女三人通惊呆了。孩儿,朝廷虽采办宫妃,柳姐夫虽出使外域,你爹爹为何竟写起改嫁二字来?”雪莲馨惊问道:“母亲,这是哪里说起,爹爹并无书来家,为何说起改嫁二字?”雪夫人道:“这家书到亏你一位姐姐识破,知是假的,方才放心。哪晓得日后点宫妃的事渐渐真了。”雪莲馨道:“点秀女是上意,果是真的。但二位姐姐系是出使大臣的妇女,人也不敢妄报。”雪夫人道:“可恨将名已报去,人已点去了。”雪莲馨道:“哪有此事?如今二位姐姐现在。”雪夫人道:“若不是这个义侠女,你二姐姐已自不在了。今二位姐姐虽在,你柳姐夫却已不在,叫你二位小姐虽生之日,犹死之年矣!叫你做娘的忧容何日得开,你二位姐姐的愁眉何日得展?”言至此,不觉又堕下泪来。雪莲馨道:“母亲你且免愁烦,爹爹与柳姐夫荣归有日。点秀女的事,今孩儿已归,料然没事。少开怀抱,以俟归期。”雪夫人道:“你姐夫出使边庭,北主已招为驸马,哪里还有归期?你大姐姐已矢志空门,二姐姐几置身鱼腹。纵使掬尽西江,洗不净愁肠万斛,叫我如何得开怀抱?”雪莲馨道:“原来如此。这招赘驸马之说,却又从何处说来?”雪夫人道:“也从前日点宫女时节与你姐姐说亲的传来。说他在京师晓得的。”雪莲馨道:“孩儿离京时曾打探爹爹消息,并不闻有此信。哪有此事!此总是奸人作恶,造捏百端,欲使人堕其诡计耳。”雪夫人道:“据你说来,此事又谁人造出?”雪莲馨道:“母亲可记得那日来说亲的是说哪一家?”雪夫人道:“我尚记那日是说姓张姓刘的两家。”雪莲馨道:“都分又是张良卿、刘有美二小人造此风波耳。他在京与严府到柳姐夫处说亲,今闻柳姐夫出使,又乘机构衅。前闻他二人也告假回来,必定是他两个。奸人心曲,真似羊肠。幸二位姐姐贞心,始终如一,伫看玉镜重圆,会见鸾钗復合。”雪夫人被儿子一篇安慰,一番分剖,方回嗔作喜道:“若得如此,慎毋忘义女朝霞。”雪莲馨道:“朝霞又为什来?”雪夫人道:“朝霞已代吾女点进宫去了。”遂将点秀女朝霞身代之事细细与雪莲馨说了。雪莲馨叹道:“不谓女流有此侠骨,是红裙中纪信矣。闻杨年兄与采办的内使在京曾有一面,想尚未起身,明日待孩儿同杨年兄去拜他。可把朝霞认为亲妹,他自然另眼相看,不敢待慢。且等爹爹与姐夫还朝,好动一疏,救他出宫就是。圣明闻此义侠之女,天恩自肯释放。母亲与二位姐姐如今俱免忧愁。”雪夫人道:“如此甚好。明日你可就同杨年兄往拜,想采办官即日进京矣。”雪莲馨道:“孩儿晓得。”母子二人说罢,如玉小姐与瑞云小姐听说柳友梅无事,亦放心归房不题。

次早,雪莲馨便同杨连城拜过采办内使,就将朝霞认为亲妹。内使道:“既系令妹,就是奉使北庭雪公的令爱了。大臣之女,何人便尔轻报!但今已造名入册,系是上用的了。俟明日面圣奏明释放罢。”雪莲馨道:“得如此足感内使大人恩造。”说罢,二人告辞出来。杨连城便打点上任。雪莲馨亦自归家。采办内使是日便起身进京。

却说苏州点秀女,杭州的采办官也就到了,人心惶惑,盛行婚娶,也像苏州一般。李春花母女二人,在家急得手足无措,李半仙又出门进京去了,无计可施。然终是小户人家,倒好躲避。母女二人商量,倒往乡间母舅处,暂避过了罢,便连夜叫只小舟,锁着门避去。直待打听采办官进京了,方才回家,因此无事。正是:

朝廷行一事,百姓便惊心。

不是贞心女,花枝几被侵。

毕竟柳友梅如何归来,与梅、雪二小姐又如何作合,且听下回分解。

目录